毅行者

和 父 母 吃 晚 飯 時 , 手 提 電 話 響 起 , 我 接 聽 。 

「 贊 助 你 參 加 『 毅 行 者 』 ? 我 當 然 樂 意 。 」 我 說 了 一 個 數 目 , 便 掛 線 。 

「 誰 打 來 ? 」 母 親 好 奇 地 問 。 

「 李 醫 生 , 」 我 答 道 : 「 就 是 三 年 前 父 親 入 院 時 的 主 診 醫 生 。 」 

「 她 的 人 品 很 好 。 」 母 親 頓 一 頓 追 問 : 「 甚 麼 是 『 毅 行 者 』 ? 」 

我 告 訴 她 , 那 是 一 項 步 行 活 動 , 四 十 八 小 時 內 走 完 一 百 公 里 。 

「 一 百 公 里 ! 」 母 親 驚 訝 地 問 : 「 為 何 要 那 麼 辛 苦 ? 」

「 替 慈 善 團 體 籌 款 嘛 ! 」 我 一 邊 吃 雞 腿 , 一 邊 回 答 。

「 你 直 接 捐 錢 好 了 。 李 醫 生 是 女 孩 子 , 不 應 迫 她 走 一 百 公 里 。 」 母 親 認 真 地 說 。 

「 我 沒 有 迫 她 啊 ! 」 我 委 屈 道 :

「 她 自 願 的 。 再 者 , 走 一 百 公 里 , 是 一 項 有 挑 戰 性 的 運 動 。 」 

「 我 就 是 不 明 白 , 」 母 親 搖 搖 頭 說 :

「 在 四 十 八 小 時 內 走 一 百 公 里 有 甚 麼 建 設 性 。

如 果 想 運 動 , 又 要 有 挑 戰 性 , 倒 不 如 來 我 家 ,

替 我 連 續 做 四 十 八 小 時 家 居 清 潔 , 那 不 是 更 有 益 處 嗎 ? 」 

母 親 的 想 法 奇 特 , 但 似 乎 也 有 道 理 。

30/10/2004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A poem by Thomas Moore      recorded by Charlotte Church

Tis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Left blooming alone,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No flow'r of her kindred
No rosebud is nigh
To reflect back her blushes,
Or give sigh for sigh.

I'll not leave thee, thou lone one,
To pine on the stern,
Since the lovely are sleeping,
Go, sleep thou with them
Thus kindly I'll scatter
Thy leaves o'er the bed,
Where thy mates of the garden
Lie scentless and dead.

So soon may I follow
When friendships decay;
And from love's shining circle
The gems drop away
When true hearts lie wither'd
And fond ones are flow'n
Oh! Who would inhabit
This bleak world alone?

← 滑 板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巡 遊 →

← 滑 板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巡 遊 →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每天都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