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人

晚 上 近 十 一 時 , 我 正 在 看 電 視 新 聞 報 告 , 手 提 電 話 響 起 , 來 電 顯 示 是 父 母 家 中 的 號 碼 。

這 個 時 間 , 他 們 早 該 熟 睡 。

我 接 聽 , 是 母 親 的 聲 音 , 她 說 突 感 身 體 不 適 ; 我 問 了 幾 句 , 決 定 回 去 看 她 。

從 我 的 家 到 她 的 家 , 白 天 不 過 十 分 鐘 車 程 , 晚 上 的 道 路 更 暢 通 。

在 大 廈 的 入 口 , 當 值 的 女 護 是 我 經 常 碰 面 的 。

平 日 我 回 父 母 的 家 , 多 數 是 下 班 後 , 穿 整 齊 西 服 ;

這 夜 我 一 身 運 動 衣 , 女 護 的 表 情 有 點 迷 茫 , 好 像 認 不 出 我 來 。

我 告 訴 她 我 是 來 應 診 的 , 她 才 恍 然 大 悟 。

抵 家 , 我 詳 細 地 問 母 親 的 病 徵 , 再 作 檢 查 , 然 後 給 她 一 包 藥 丸 。

她 吞 下 一 顆 , 滿 臉 歉 意 地 說 : 「 真 不 好 意 思 , 那 麼 晚 要 你 回 來 , 你 明 天 還 得 上 班 。 」

有 時 我 覺 得 , 母 親 是 個 奇 怪 的 人 。

她 病 了 , 我 去 看 她 , 她 認 為 麻 煩 了 我 ; 她 卻 不 會 記 起 ,

當 我 年 紀 還 小 的 時 候 , 每 次 發 燒 , 是 誰 徹 夜 守 在 床 前 照 顧 我 。

如 果 你 問 母 愛 是 甚 麼 , 我 想 就 是 這 種 不 求 回 報 的 付 出 。

 

13/01/2005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健康賭徒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收費的學問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每天都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