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消

很 多 朋 友 問 我 , 為 甚 麼 要 離 開 「 政 府 醫 生 」 的 崗 位 。

辭 職 , 通 常 都 不 是 單 一 原 因 , 但 若 追 問 主 因 , 我 可 以 坦 白 地 說 : 「 工 作 量 令 我 吃 不 消 。 」

一 天 的 專 科 門 診 , 平 均 看 七 十 多 人 ; 也 就 是 說 , 每 個 病 人 大 約 分 得 五 分 鐘 。

五 分 鐘 , 包 括 透 過 揚 聲 器 叫 病 人 的 姓 名 , 病 人 開 門 , 走 進 來 , 坐 下 ,

如 果 病 人 還 禮 貌 地 說 一 聲 「 你 早 」 , 剩 下 的 時 間 , 可 能 只 有 四 分 半 鐘 ;

醫 生 當 然 不 能 用 盡 四 分 半 鐘 跟 病 人 交 談 和 檢 查 ,

因 為 他 還 要 寫 藥 單 和 給 病 人 時 間 走 出 診 症 室 。

漸 漸 , 我 發 覺 自 己 的 心 態 變 了 。

病 人 踏 進 診 症 室 , 我 第 一 件 想 到 的 事 情 , 不 是 怎 樣 解 決 他 的 問 題 ,

而 是 如 何 令 他 盡 快 「 安 全 」 地 離 開 , 好 讓 下 一 個 進 來 。

「 安 全 」 , 是 指 不 要 看 漏 嚴 重 疾 病 ; 不 致 命 的 問 題 , 留 待 下 次 吧 。

一 年 、 兩 年 、 三 年 … … 我 終 於 吃 不 消 , 「 執 包 袱 」 去 也 。

我 並 非 說 , 五 分 鐘 看 一 個 病 人 沒 有 意 義 。

相 反 , 那 是 很 有 意 義 的 ; 政 府 用 最 少 的 資 源 , 給 最 多 人 「 安 全 」 的 服 務 。

只 是 , 我 的 心 理 質 素 , 不 容 許 我 長 期 作 這 樣 的 服 務 。

現 在 當 了 私 家 醫 生 , 收 入 比 以 前 減 少 , 但 由 於 病 人 稀 少 ,

我 有 充 裕 的 時 間 看 每 個 病 人 , 行 醫 的 樂 趣 又 回 來 了 。

你 若 問 : 收 入 減 少 , 不 可 惜 嗎 ? 我 笑 答 : 樂 趣 , 是 要 花 點 錢 的 。

17/02/2005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出 路

醫醫不捨

愛的轉化 →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每天都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