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假期

狠 起 心 腸 , 把 診 所 的 大 門 關 上 , 出 發 去 羅 馬 。

坐 在 飛 機 上 , 頓 感 愧 疚 。 以 往 在 政 府 工 作 , 我 放 假 , 有 同 事 頂 替 。

十 多 天 的 假 期 中 , 如 果 病 人 的 情 況 有 變 , 他 們 怎 樣 辦 呢 ?

算 了 吧 ! 是 我 把 自 己 看 得 過 高 而 已 。

如 果 有 天 我 死 了 , 我 的 病 人 就 不 能 活 嗎 ?

踏 出 羅 馬 機 場 , 即 有 人 走 上 來 說 :

 「 今 天 鐵 路 工 人 罷 工 , 火 車 停 駛 , 我 可 以 替 你 安 排 汽 車 。 」

精 明 的 香 港 人 , 怎 會 上 當 ?

 一 於 繼 續 往 前 走 , 乘 火 車 去 市 中 心 。

車 廂 並 不 清 潔 , 玻 璃 窗 可 能 一 星 期 沒 有 洗 過 ,

又 或 根 本 沒 有 人 清 理 , 只 靠 天 降 甘 露 。

半 小 時 後 , 火 車 抵 達 總 站 。 我 提 行 李 想 下 車 ,

一 個 身 形 高 大 的 青 年 衝 上 來 , 我 只 好 放 下 行 李 , 讓 他 先 上 。

他 滿 臉 笑 容 , 為 我 把 行 李 抬 到 月 台 ; 我 心 想 : 意 大 利 人 果 然 熱 情 好 客 。

他 以 不 大 標 準 的 英 語 問 我 去 哪 家 酒 店 , 我 說 了 , 他 給 我 指 示 方 向 。

我 連 聲 道 謝 , 這 時 , 他 伸 出 手 掌 說 : 「 小 費 。 」

我 給 他 兩 歐 羅 , 他 不 滿 意 , 我 再 給 五 角 , 即 合 共 二 十 六 港 元 了 , 他 仍 口 黑 面 黑 。

我 也 口 黑 面 黑 , 說 : 「 走 開 。 」 他 才 走 了 。

羅 馬 假 期 , 由 口 黑 面 黑 開 始 。 

24/02/2005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愛的轉化

醫醫不捨

大圓頂 →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每天都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