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

馮大夫邀請我參加網球雙打比賽,他在電話中抱歉地說:

「我三個月沒有碰網球了,怕連累你第一圈出局。」

他是我的雙打拍檔,每年參加一次比賽,去年因事沒有打。

「放心好了,你不會連累我的,」我安慰他:「因我一年多沒有打球了。」

馮大夫是個認真的人,上個周末,他下令展開操練。

球來球往,我在場中東奔西跑;飛身接過一球,

我筋疲力竭倒坐地上,看看手錶,

原來只練習了十二分鐘!是不是手錶失靈?

「樂民,你打得不錯啊!落點時左時右,很刁鑽。

我們多練習幾次,有機會晉級。」馮大夫走過來對我說。

「那麼不用再練習了。」我喃喃自語。

「我雖稱讚你,你也不應自滿。多練習才有進步嘛!」馮大夫正色道。

「我就是怕進步,保持不了這個水準。」馮大夫被我弄得糊塗了。

「你說我的球時左時右,」我解釋:

「其實每一球我都是向著中央打的。若進步了,便不會這麼刁鑽。」

02/06/2005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再談醫學院命名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如 果 →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每天都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