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 吧

周末,和舊同學到酒吧相聚。
「神父的近況如何?」六齊兄問。
神父是我們中學時的英語老師,現居愛爾蘭。

「上星期通過電話,」我答道:「他剛坐了五小時公共汽車探望哥哥;
八十一歲仍可獨自出門,不錯吧。」
添了酒,我慚愧地說:「神父最反對喝酒。」
「神父也天天喝呀!」六齊兄道。
「是嗎?」我問。
「開彌撒總喝酒。」六齊兄說。

那不是酒,而是耶穌的聖血。」我指正。
眾人見我那麼認真,哈哈大笑。
我真的醉了,否則怎會在酒吧討論宗聖事?
我把話題稍轉,告訴他們一個故事。

那年我到愛爾蘭探望神父,和他去一條小村朝聖。
路過一個市鎮,想吃午餐,但只有一家酒吧,我們走進去。
瞄瞄四周,我輕聲問神父:
「別人看見神父也來酒吧,會否影響會的形象?」
「我們沒有喝酒啊!」神父說。
「別人不知道我們沒有喝酒。」我說。

神父於是把襯衣的白領除下,
問:「現在人們能否看出我是神父?」
我上下打量,他穿黑襯衣,
銀白的頭髮梳得極整齊,滿臉正氣慈祥。
我回答:「現在人人都看得出你是嘗試掩藏身份的神父。」

28/01/2006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上帝就在這裡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騙 局 →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每天都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