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

念 中 學 時 , 我 有 一 個 師 兄 , 長 得 很 高 , 富 領 導 才 能 。 我 叫 他 大 哥 哥 。
大 哥 哥 的 運 動 極 出 色 , 足 球 、 短 跑 和 游 泳 都 是 他 的 強 項 。
他 待 師 弟 如 親 弟 弟 , 常 常 教 我 怎 樣 把 內 彎 球 踢 好 , 他 能 夠 開 角 球 一 腳 踢 入 龍 門 。
有 一 年 他 帶 我 和 另 外 兩 個 同 學 去 西 貢 遠 足 , 那 天 霧 濃 , 我 們 迷 路 。
水 喝 光 了 , 我 坐 在 石 上 , 又 渴 又 累 。
大 哥 哥 發 現 一 條 小 河 , 但 路 陡 峭 , 他 獨 自 攀 下 去 取 水 。
回 來 時 他 把 水 壺 遞 給 我 , 連 喝 數 口 , 甘 甜 無 比 。
我 看 見 他 的 手 臂 受 了 傷 , 還 流 着 血 。 他 輕 鬆 地 說 : 「 被 荊 棘 割 傷 , 沒 大 礙 。 」
我 頓 時 覺 得 他 不 是 大 哥 哥 , 而 是 大 英 雄 。
一 轉 眼 , 二 十 多 年 便 過 去 。
今 天 , 大 哥 哥 坐 在 我 的 診 所 , 我 們 談 了 好 一 會 兒 才 開 始 診 症 。
「 真 的 要 打 針 ? 」 他 問 。
「 有 問 題 嗎 ? 」 我 反 問 。
他 搖 搖 頭 。 我 捲 起 他 的 衣 袖 , 一 針 刺 下 去 , 只 聽 見 一 聲 : 「 哎 呀 ! 」
「 你 是 大 英 雄 , 竟 然 怕 打 針 。 」 我 出 奇 地 說 。
他 苦 着 臉 回 答 : 「 人 人 都 有 弱 點 , 超 人 也 怕 黑 氣 石 。 」

08/04/2006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交換配偶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黑白電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