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驚險開始

放 假 一 星 期 , 飛 到 愛 爾 蘭 探 望 我 的 中 學 老 師 , 他 是 神 父 , 今 年 八 十 二 歲 。
他 住 在 Galway , 在 愛 爾 蘭 西 岸 。
為 免 捱 三 個 半 小 時 的 長 途 公 共 汽 車 , 這 次 我 從 倫 敦 乘 飛 機 前 往 。
站 在 登 機 閘 口 , 我 不 禁 擔 心 ; 窗 外 的 飛 機 很 小 , 只 有 兩 個 螺 旋 槳 。
真 想 臨 陣 退 縮 。
坐 進 機 艙 , 鄰 座 是 個 中 年 女 人 , 聽 她 的 口 音 , 該 是 從 美 國 來 的 。
她 顯 得 甚 不 安 。 「 螺 旋 槳 飛 機 是 否 很 危 險 ? 」 她 問 我 。
當 有 人 比 我 更 驚 慌 時 , 我 反 而 勇 敢 起 來 。
我 安 慰 她 : 「 聽 說 螺 旋 槳 飛 機 比 噴 射 機 安 全 , 因 為 如 果 機 器 壞 了 ,
噴 射 機 會 直 墜 地 面 , 螺 旋 槳 飛 機 還 可 滑 翔 降 落 。 」
我 們 剛 把 安 全 帶 扣 好 , 空 中 小 姐 走 來 說 : 「 請 解 開 安 全 帶 。 」
美 國 女 人 問 為 甚 麼 , 空 中 小 姐 回 答 : 「 現 在 正 給 飛 機 入 油 。 」
「 為 甚 麼 入 油 時 不 可 扣 安 全 帶 ? 」 美 國 女 人 追 問 。
空 中 小 姐 微 笑 不 語 , 我 代 為 解 釋 :
「 如 果 入 油 時 發 生 爆 炸 , 不 扣 安 全 帶 可 跑 得 快 些 。 」
整 個 航 程 , 美 國 女 人 再 沒 有 和 我 說 話 , 又 或 許 是 說 不 出 話 。

25/07/2007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面 試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榴槤的比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