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

乘 計 程 車 經 西 隧 過 海 。 司 機 臉 圓 圓 , 五 十 來 歲 , 一 聽 他 說 話 就 知 道 是 潮 州 人 。
「 來 了 香 港 六 、 七 年 。 」 他 說 : 「 鄉 音 改 不 掉 。 」
「 潮 州 男 人 是 否 常 常 打 老 婆 ? 」 我 開 玩 笑 問 。
「 以 往 或 許 是 吧 , 」 他 回 答 : 「 現 代 潮 州 男 人 很 慘 。 」
「 怎 樣 慘 ? 」
「 女 權 高 漲 , 」 他 解 釋 : 「 現 代 潮 州 男 人 常 常 被 老 婆 打 , 捱 打 完 還 要 在 外 面 強 裝 大 男 人 。 」
我 笑 了 , 然 後 轉 換 話 題 , 問 香 港 哪 家 潮 州 菜 最 好 , 他 說 : 「 九 龍 城 創 發 是 第 二 好 。 」
「 第 一 呢 ? 」
「 當 然 是 家  老 婆 做 的 最 好 , 」 他 答 道 : 「 若 不 這 麼 說 , 她 知 道 了 又 會 打 我 。 哈 哈 哈 ! 」
下 車 時 , 他 在 收 費 錶 多 打 三 十 五 元 作 隧 道 費 , 我 提 醒 他 應 該 是 五 十 元 , 他 拍 拍 自 己 的 頭 笑 道 :
「 常 常 忘 記 回 程 費 。 很 多 司 機 說 生 活 艱 難 , 他 們 一 定 是 沒 有 在 內 地 嘗 過 最 苦 的 日 子 。
香 港 人 窮 困 極 , 也 有 地 方 住 , 也 有 得 吃 ; 就 算 我 不 慎 少 收 車 資 , 仍 覺 此 處 是 天 堂 。 」

15/01/2008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逃 走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世界歷史課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