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衝刺

年 三 十 , 診 所 差 不 多 關 門 時 , 一 個 女 病 人 跑 進 來 ,
喘 着 氣 拍 拍 胸 口 說 : 「 好 彩 ! 好 彩 趕 及 ! 」
我 問 有 甚 麼 問 題 , 她 指 着 臉 上 的 暗 瘡 說 : 「 請 開 特 效 藥 極 速 消 炎 。 」
再 問 詳 情 , 暗 瘡 長 了 大 半 年 , 但 工 作 忙 碌 , 一 直 無 暇 看 醫 生 。
「 再 快 , 」 我 如 實 說 : 「 也 不 可 能 一 天 治 好 。 有 重 要 節 目 嘛 ? 」
「 新 年 會 拍 照 , 」 她 憂 心 道 : 「 滿 臉 暗 瘡 挺 難 看 。 」
「 原 來 如 此 , 」 我 說 : 「 問 題 容 易 解 決 。 」
「 怎 樣 ? 」
我 建 議 : 「 回 家 多 睡 覺 , 並 按 時 服 藥 。 此 外 , 買 一 套 電 腦 軟 件 把 數 碼 相 片 中 的 暗 瘡 清 除 。 」
她 離 去 後 , 助 護 搖 頭 道 : 「 為 甚 麼 不 早 點 開 始 醫 治 呢 ? 香 港 人 總 喜 歡 最 後 衝 刺 。 」
「 就 是 嘛 。 」 我 附 和 。
診 所 終 於 關 門 。 我 立 刻 跳 上 計 程 車 , 回 家 和 母 親 吃 團 年 飯 , 再 去 姊 姊 的 家 ,
她 外 遊 前 命 令 我 為 她 的 盆 栽 澆 水 , 完 成 了 任 務 , 即 飛 奔 自 己 的 家 執 拾 行 李 ,
然 後 趕 往 機 場 。 我 跑 到 航 空 公 司 櫃 位 , 喘 着 氣 拍 拍 胸 口 說 : 「 好 彩 ! 好 彩 趕 及 ! 」

14/02/2008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對 立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誰可進天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