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小鳥

和 幾 個 朋 友 新 春 團 拜 , 一 個 嬌 小 的 女 醫 生 拿 出 一 幅 照 片 給 大 家 看 ,
眾 人 嚇 一 驚 ; 照 片 是 跳 傘 時 拍 的 , 她 正 急 速 下 墮 , 傘 未 張 開 , 臉 容 被 強 風 吹 歪 了 。
一 個 醫 生 讚 她 有 膽 識 , 我 卻 關 切 地 問 : 「 是 否 工 作 有 挫 折 , 情 緒 受 困 擾 ? 」
「 沒 那 麼 嚴 重 吧 ! 」 她 笑 道 : 「 上 個 月 去 了 新 西 蘭 , 看 見 許 多 人 跳 傘 , 我 就 跳 了 , 很 自 然 的 決 定 。 」
「 真 的 那 麼 簡 單 ? 」 我 還 是 擔 心 她 有 自 毀 傾 向 。
她 冰 雪 聰 明 , 知 道 我 想 甚 麼 , 反 過 來 安 慰 我 道 :
「 患 抑 鬱 症 的 人 , 會 不 會 乘 長 途 飛 機 去 老 遠 的 地 方 跳 傘 呢 ? 」
據 她 描 述 , 在 半 空 滑 翔 的 時 候 , 變 成 一 隻 自 由 的 小 鳥 , 無 拘 無 束 ;
從 高 空 往 下 看 , 一 切 都 渺 小 , 平 日 的 煩 惱 事 也 渺 小 。
「 跳 傘 有 不 同 高 度 選 擇 , 」 她 又 說 :
 「 包 括 九 千 呎 和 一 萬 二 千 呎 。 我 選 了 九 千 呎 。 」
反 正 是 跳 , 在 天 空 多 一 點 時 間 不 是 更 好 嗎 ? 我 問 為 甚 麼 不 選 一 萬 二 千 呎 。
「 九 千 呎 比 一 萬 二 千 呎 矮 , 」 她 回 答 : 「 若 有 意 外 , 掉 下 來 沒 那 麼 疼 吧 。 」

01/03/2008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考 驗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古老行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