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皮

,跟一個八十歲的退休老師和一個三十歲的現職老師交談,感受時代的變遷。
「那個年代,」退休老師說:「老師很有威嚴。學生上課時睡覺,已是很頑皮。」
「上課時如果只是睡覺,」現職老師嘆道:「算合作。」
「記得小時候看醫生,」我說:「總是乖乖地坐;但現今的孩子來看我,不是搶我的聽筒便是玩我的電腦。有時我會幻想,應否在診所加一個大鐵籠,關起頑皮的孩子。」
「切勿那樣說,否則家長會投訴你。」現職老師提醒我。
「我當然不會那麼坦白,」我笑道:「我只會對家長說,孩子有好奇心,一定很聰明,家長聽了甚高興。」做了私家醫生,人好像變得虛偽,要不要辦告解?
學生多難,現職老師舉了一個實例。有一次,她問一個懶惰學生:「為甚麼你經常欠交功課?」
「太難做。」學生回答。
「不努力,」老師道:「怎能成功?拿破崙曾說,在他的字典,沒有『難』字。你有甚麼是難的?」
「報告老師,」學生說:「我根本沒有字典。」

30/01/2009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醫生的故事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精明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