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流感應變措施  

一聽見局長說豬流感早晚會傳到香港,我的親朋戚友們立即採取行動。
姊姊第一個跑來我的診所說:「樂民,快替我買口罩!」她告訴我,藥房有很多人在搶購。我問她為甚麼不加入搶購行列,她回答:「你是醫生,找你買口罩有折扣吧!」
大學教授傳來電郵:「如果豬流感大爆發,全城癱瘓,沒有電力和煤氣煮水,大家可以用少量不含香料的漂白水,加進清水,待三十分鐘便可拿來喝。」我問我們是黃種人,喝了漂白水會否變成白人,教授沒有回覆。
公立醫院何醫生說:「明天就去立遺囑。」我說不是那麼悲觀吧。他冷靜地道:「做人總要兩手準備。」我問「另一手」是甚麼,他直說:「剛取消了定期存款。如果大難不死,必趁樓市下跌執平貨。」好一個香港人!
女教友來電,憂心地道:「公司派我去美國公幹,怎麼辦?」我安慰她,據報章資料,她不屬高危人士。她問誰才算高危,我如實作答:「死者主要是四十六歲以下的人。」她大力擲電話掛線,連多謝也沒一句。

01/05/2009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衞生署是否失職?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快樂的條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