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自由   

六月四日,我像許多香港人一樣,走到維園參加燭光晚會。我在八時十分抵達,極擠,進不了會場;問駐守的警察,他很有禮貌地建議我去旁邊的草地。
坐在草地上,看不見主席台,聽不到廣播,甚至蠟燭也分不到一支,不打緊,我來這堙A是為了悼念二十年前那一顆顆期望國家進步的善心。
抬頭看,皎潔的月亮懸於半空,銀白色的光輝灑滿維園,同一個月亮,也照耀着天安門廣場。
三天前,有一個小朋友按老師的指示做專題報告,她問我:「六四對你有甚麼實質影響?」我回答,過去二十年,我曾到內地開醫學會議和探訪親友,卻不能旅遊;旅遊是為了開心,但每次踏足內地,我的心頓變沉重鬱悶。
忽然,眾人高舉蠟燭搖曳;我沒有蠟燭,只好亮着手提電話的屏幕,盡力發一點點光芒。
集會完結前,我繞着維園走一圈,但見有些人在打網球,有些玩滾軸溜冰,也有父子快樂地盪鞦韆。我愛香港,因為她自由。

11/06/2009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appledoctors@hotmail.com

← 全職作者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勵志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