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 回

玲是我在大學認識的朋友,念文學院。這天我去醫院看病人,在大堂碰見她。
「他病了。」玲口中的「他」,是父親。自從他離開了玲的母親,玲便不再認他作父。兩年前,玲的母親因病去世。
「他患甚麼病?」我問。
「大腸癌,末期。」玲說:「若不是母親臨終時要我照顧他,我才不會理。」
我們走到餐廳坐下,玲要了一杯冰檸檬茶,數十年的口味沒有改變。
「看來你的母親已原諒了他。」我道。
「但我沒有!」玲堅定地說:「他離開家門時,母親哭成淚人;我拉着他的衣袖,他推開我。機會錯過了,不可挽回。」事隔三十年,玲氣憤依然。
「他還有甚麼心願?」我換一個話題。
玲沉默了一會兒,才說:「他想我寬恕他。」
「你會嗎?」
「他休想!」玲提高了嗓子。
「如果你的母親在天上知道他抱憾而終,她會安心嗎?」我嘗試讓玲從另一個角度看事情。
玲沒有回答。
「他患的是末期癌病,」我和聲道:「如你所說,機會錯過了,不可挽回。小心。」
玲的眼角,閃出一顆晶瑩的淚珠。

17/10/2009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太貴的定義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躲懶的好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