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別離

死亡並不可怕。對於有宗教信仰的人,死亡是從一個階段走到另一個階段;對於認定「人死如燈滅」的人,死亡不過是從「有」變「無」。
話雖如此,關於死亡,我還是有要求。
我最希望在家中離世。醫院絕不適合死亡,地方狹窄,忙亂,探病時間有限制,鄰床不知是甚麼人。
人都快死了,鄰床是誰也重要嗎?當然重要。試想想,我在床上喘着氣,彌留之際,右邊床的大叔,一邊挖鼻孔一邊看報章的風月版,左邊床的青年,埋頭埋腦地玩電腦遊戲機,這怎會是個優良的死亡環境?
留家死亡,必須有支援,例如有醫生每周上門看我一次,以便簽發死亡證。問一個好友,若日後我有此需要,他是否願意幫忙。他想了想,說:「有條件。」
朋友也講條件,真現實!我無奈地攤攤手道:「說吧。」
「條件是你比我早死。」他說。也算合理,我一口答允。
理想的別離,不必有大群人圍着,一個至親就夠了。你握着我的手,我說:「好累,想睡一睡。」你輕拍我的頭。醒來時,我躺在青草地,小溪旁,但看不見你。我伸一伸腰,開始搭建一間舒適的小房子,等待你的來臨。

31/01/2010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經 歷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女俠的醒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