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避靜

每年去一趟愛爾蘭,除了是探望我尊敬的神父老師,也是為了「半避靜」。
天主教徒的避靜,通常是一組人,由一位神師帶領,內容包括祈禱、反省、讀聖經等等。
我的所謂「半避靜」,是入住耶穌會宿舍,不看電視,不打電話,不讀報章;每天,參加一台彌撒,和神父閒話家常,然後讀一些宗教書籍。當人靜下來的時候,方能體會生命。
清晨五時許,天仍是全黑,我起床,走進宿舍的飯堂,煮一壺茶獨自品嚐。我關上燈,窗外是片草地,地上結了霜,反映着銀白的星光。
東方開始泛出微光,景物的輪廓分明。雀鳥合唱新曲,卻看不見牠們的蹤影。
太陽升起來了,地上的冰霜閃出金光,漸漸融化,粉綠的草地變成青綠。
鳥兒可高興了,牠們從四方八面飛來,在剛解凍的草地上覓食。
大自然不單是圖畫,而是美麗的故事,只惜忙碌的都市人一次又一次地錯過。
忽有所悟,我原是塵土,將來也要歸於塵土;我的一生,該捨棄甚麼,追求甚麼呢?

27/02/2010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重 逢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進 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