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記

星期天,退休教授來電:「可否教我用電腦?」我從教授那媥Й|行醫之道,當然樂於回報,即驅車前去。
教授買了新電腦,隨機附送不少軟件。他年過八十,但腦筋靈活,電郵和文書處理揮灑自如,他想知道其他軟件的用途。我於是很權威地講解我懂得的軟件,教授乖乖的坐着細聽,還不時寫筆記。
「這是甚麼?」教授指着一個問。
我看看,不知道,便氣定神閒地道:「這個你暫時用不上,遲些再教你。」
我講解完畢,教授說:「電腦真複雜。」
「你那麼聰明,一定很快掌握。」我鼓勵他。
「我並不聰明。」教授說。
「怎會不聰明?」我出奇地道:「聽聞你念醫時,全班考第一。」
「其實我是靠死記。」
「死記?」我高叫:「但你教我們時,說讀書不應死記!」
「哎呀,」教授笑道:「這個年代,如果我叫你們死記,會顯得很落伍。」
我看着他,猜不透他是否認真。離開時,教授送我到停車場。汽車不能啟動,原來剛才忘了關車頭燈,電池用光了。找計程車用「過江龍」點火,付了一百大元。
教授臨別贈言:「鎖車前『過三關』,關燈、關窗、關門,必須『死記』。」

13/03/2010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真 情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自由選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