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班,跟三叔去靈堂送別徐伯伯,他是三叔的好友。
鞠躬後,三叔和我坐在一角,對着遺像默想。三叔忽然問我:「你真的相信復活嗎?」
我點點頭道:「天主教相信肉身復活。」
「哪個年紀的肉身?」三叔追問。
「不知道,」我如實說:「這個問題我也想過。有些人一出世便有缺陷,復活時有沒有缺陷呢?又有些人不滿意自己的容貌,花很多錢去整容,復活時是整容前還是整容後呢?」
三叔忍不住笑了,然後換個話題:「還記得小時候常常去徐伯伯那堛捷隉H」
當然記得。徐伯伯開的店是賣秤的,很大型的秤。每次去他的店,我必逐一試用,秤秤自己有多重。
有次我問徐伯伯:「這些秤準不準確?」
「絕對準確。」徐伯伯驕傲地回答。
我指着其中兩個秤,問:「為甚麼一個說我四十二斤四両,另一個是四十二斤四両半?」
徐伯伯有點尷尬。三叔罵我:「頑皮!」
很多年後,我才明白在不恰當的場合說老實話,也是一種頑皮。

09/04/2010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懷舊家居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花飄落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