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笛

「以後逢星期三不來吃晚飯了。」我對母親說。
「為甚麼?」母親問。
「下班後學吹長笛。」我答道。
「那麼忙碌還要學吹笛?」
「正因為忙碌,所以學吹笛,陶冶性情。」我說。
「睡覺不是更能陶冶性情嗎?」母親嘀咕。
第一天上課,但見老師的樣子比我還小十多歲。我微微鞠躬說:「老師好。」
老師即欠身回禮道:「叫我的名字便可以了。」
老師問我有沒有音樂根基,我說根基「豐富」,學過牧童笛、中國笛、結他、口琴、琵琶和鋼琴,但都不成功。
「從這些經驗中,」老師認真地問:「你體會到甚麼?」
「我體會到自己是個屢敗屢戰的人。」我肯定地回答。
老師忍不住笑了。
我有自知之明,如實說:「音樂上,我最大弱點是節奏感弱,學音樂的進程估計很慢,請你保持耐性。」
「這個你大可放心,」老師保證:「教長笛只是我的副業。受了正職的長期訓練,我極有耐性,即使你學得很慢很慢,我也不會發脾氣。」
憂慮解除了,我好奇地問:「你的正職是甚麼?」
「特殊教育,專教智障人士。」老師答道。

18/06/2010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appledoctors@hotmail.com

算 命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在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