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 師

一個朋友問我:「你是否做了蔡瀾的徒弟?」
朋友有此一問,源於兩個多月前,蔡瀾大爺在專欄中戲言硬要收我為徒,就像《天龍八部》中的四大惡人南海鱷神,段譽愈不肯認他,他愈要收。
中國人的師徒關係,是一輩子的事情;蔡瀾大爺的文章固然優秀,但正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如果我做了他的徒弟,萬一將來在深山發現另有高人並追隨學習,豈不是背叛師門?
還是偷師較保險。
我寫文章的風格,有沒有受蔡瀾大爺影響?肯定是有的。打從大學一年級,我便追看他的散文集,至今二十多年;耳濡目染,吸收到不少長處,也就是我說的偷師。
我從蔡瀾大爺的文章中偷師,也有人從我的文章中偷師。一個叫方方的中學生,久不久便傳來電郵,講述他的偷師經歷。
中四那年,方方開始看我的書,並把他認為是好的文章,畫上記號。老師出了作文題目,方方便把我寫的小故事,插進作文中;他還沾沾自喜地說:「如果題目吻合,差不多整篇抄過去,分數還很高呢!」
我多次勸告他,參考人家的文章是好事,抄襲則不可取,但他不理會。
升上中五,第一次作文,方方依然故我,但只得四十九分,差一分才及格。他走去和老師理論。
「這篇文章有甚麼問題?」方方沒大沒小,質問老師。
老師氣定神閒,溫和地說:「文章沒有甚麼問題;問題是我姓區,又剛巧是區樂民的姊姊。」

14/08/2010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醫生之死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