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 餅

中秋前三星期,朋友送了兩盒月餅給我,一如既往,乖乖上繳中央,由母親分發眾人。
兩盒月餅都屬新派,一盒是冰皮,另一盒是紅梅,母親顰眉問:「有沒有正常的月餅?」
終於等到第三盒,是鉅記出品,兩個金華火腿,兩個雙黃蓮蓉。母親甚滿意,即拿一個金華火腿月餅到先父的照片前,先父最愛吃這種月餅。
供奉給先父的月餅放了三天,姊姊來訪,將月餅據為己有。我質問她怎可以搶去父親的月餅,姊姊回答:「我只是拿走父親吃剩的。」
中秋前兩星期,母親說:「樂民,還欠一盒才夠分配。」
「哎呀!」我叫道:「粵語長片中的壞媽媽把女兒當作搖錢樹,你竟把我當作『搖餅樹』!」
母親以笑聲作回應。
中秋前一星期,我又給母親兩盒月餅,是藥廠送的。我驕傲地說:「超額完成!」
誰知過了幾天,母親又道:「還欠一盒。」
「怎會呢?」我問。
「我看你收月餅的勢頭好,所以多送了一些給大廈管理員。」母親解釋。
中秋前兩天,颱風吹襲廣東沿岸,風大雨大,我下班後撐着雨傘,拿着最後一張月餅券排隊換月餅,人龍有二、三十人。店員剛巧是我認識的,她問:「區醫生,怎麼要你親自來?」
我苦笑道:「沒辦法呀!母親逼我。」
拿着月餅回家,心堬6殿楚C到了這個年紀還有母親威逼,是幸福。

24/09/2010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驗血糖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