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馬路

宴會中,三叔、三嬸、母親和我坐在一起;一桌十二人,有老朋友,也有新相識。
同桌有個男生,二十來歲,說話如滾滾長江,滔滔不絕。
「美元肯定會貶值下去,外幣當然可以買入;有買貴,無買錯。」他對眾人說。
我禮貌地點點頭。上班要橫過兩條馬路。剛過了一條,交通便轉紅色,我站着等待。
忽然,一個母親拖着兒子從後趕上。兒子六、七歲大。
「媽媽,」兒子說:「老師叫我們遵守交通燈號。為甚麼你帶我衝紅燈?」
「有大人陪着你嘛!」母親回答。
兒子想了想,續問:「交通燈是不是只給孩子看,大人不用理會?」
母親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但很快便若無其事地說:「剛才沒有車,又有大人拖着你,所以很安全。」
兒子甚聰明,即問:「既然沒有車,又很安全,為甚麼你還要拖着我?」
母親沒有正面回答,卻帶着責備的口吻說:「你再問長問短,我們便會遲到。錯過了約定的時間,可能要等很久才能見醫生。」
兒子不肯罷休,又提出新問題:「老師說馬路如虎口。為甚麼我們要冒着生命危險跑去看醫生?我患的病很緊急嗎?」
母親不再說話,看看兩邊沒有車駛來,又拉着兒子衝紅燈。男孩回頭,看了看我。
抵達診所,世界真細小,剛才的兩母子正在辦登記手續。我走入診症室,着助護請病人進來。
「對不起,」我說:「我遲了一點。」
那位母親連聲說不打緊。男孩不發一言,似在沉思。
「明白了!」男孩忽有所悟。
「明白了甚麼?」我問。
「去看醫生但快要遲到,我衝紅燈是沒有用的,醫生必須一起衝才有用。」男孩回答。
他見我有反應,即繼續發表偉論:「中國A股突破五十天平均線,力度強勁,升勢肯定持續。」
他每一段說話,都有「肯定」一詞。
「過去一年,我的投資組合漲了百分之三十。只要有腦袋,賺錢不費吹灰之力。」他驕傲地引用戰績,證明自己的實力。
「百分之三十,真厲害啊!」一個老人開腔。
喜獲認同,這個男生立刻回報:「阿伯,想不想我給你一些股票號碼?」
「有沒有風險?」老人問。
「買股票確有風險,但跟着眼光獨到的人買股票,肯定沒有風險。」男生一臉認真地道。
「哦。」老人又問:「聽說炒股票好比接火棒,接了送不出,便會燒死。既然你的眼光獨到,請問一句,世上有沒有人的眼光比你更獨到?如果有,大概多少個?」
男生不懂回答。
這個老人,正是我的三叔。
歸家途上,三嬸說:「那個男生其實沒有惡意,他只想留個好印象給大家。」
「我其實也沒有惡意,」三叔笑道:「只希望他明白,若想留下好印象,就不要提起自己的優點。」

05/11/2010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留下好印象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神父說我是魔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