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標

母親問我:「你學長笛,有甚麼目標?」
現代人習慣了做一件事情,必須有個清楚目標,例如小孩子學鋼琴,目標是十一歲前考獲八級,以增加入讀心儀名校的機會。
音樂,本是給人欣賞享受,卻在功利社會中變了質。
我學長笛,沒有定下目標,只要覺得有趣,便會繼續練習。考試?不用客氣了。從幼稚園低班開始,到成為專科醫生,大大小小的考試真太多。怕怕。
回想過去數十年,幾乎所有惡夢,都跟考試有關。上星期,我夢見自己當了醫生,卻又參加高級程度會考,打開成績單,全是優等,大喜,老師走來恭賀,並說:「你獲派第一志願醫學院,重讀五年。」重讀醫學院,豈不是又要考試?嚇得整個人彈起來。
長笛有何吸引?論結構,它不過是有幾個孔的管子,卻能發出多變的音符,低時深沉神秘,高處清脆明亮。
長笛的另一好處,是攜帶方便;若有興致,在郊外翠綠的山巒吹一曲,單是想想也覺優雅。
練習時,會否感到沉悶?音樂最奇妙的地方,是即使重複練習了二百次,仍覺有進步空間。可憐的鄰居,或許在想:「區醫生,你又不是人肉 MP3,為何吹來吹去都是同一段樂章?」
我始終是功利社會的一員,被母親問學長笛有何目標後,我不由自主地去想。
想着,想着,有了!期望在某個平安夜,我站在中環的十字路口,為途人吹些聖誕音樂。途人或只出於欣賞,或是出於同情,擲下小錢,我便拿去交給慈善機構。

01/01/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世上可有奇蹟?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由天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