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型

港元存款利息甚低,積蓄不斷被通脹蠶食,長此下去不是辦法。
走到銀行問職員有甚麼債券可買,並說:「我是保守投資者,只要回報和通脹打成平手,我便滿意。」
他開啟電腦檔案,看了看,道:「區先生,我們先做風險評估。」
他着我回答多條問題,統統輸入電腦,然後宣布:「你是冒險型投資者,因此買債券不成問題。」
甚麼?我是冒險型?朋友常常取笑我太保守,買少許股票也要拿一張張實物的,怕股票公司倒閉。我這種性格,也算冒險型嗎?
「會不會是電腦搞錯了?」我問。
「電腦比人腦客觀。」他蠻有信心地道。
「既然屬冒險型,」我說:「我做定期存款好了。」
「冒險型為甚麼要做定期存款?買結構性產品才切合你啊!」他着急地道。
「我是醫生,」我表明身分說:「如果知道某人屬性病高風險人士,我會提醒他收斂,而不是說尋花問柳才切合他的性格。」
「投資跟尋花問柳不同吧!」他苦笑道,似乎感到快要失去一個顧客。
人腦的確不及電腦客觀。看見他洩氣,我心軟起來,指着桌上其中一張簡介,說:「我決定買這種債券。」
他大喜,飛快地完成所有手續。
走出銀行,暗覺好笑。本來我就是要買債券,職員和我糾纏了大半天,結果我買了債券。香港不是購物天堂,買東西很花氣力。

30/01/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宗教迫害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的藥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