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告解

領洗超過十年,但在信仰路上,我仍是個起步者。若以客觀標準評核,很多方面都不及格,例如天主教會要求信徒每年最少辦一次告解,我也做不到,上次告解已是三年前。
朋友問告解的基礎是甚麼,我回答:「聖經記載耶穌曾對宗徒說,他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可被赦免。」
這趟去愛爾蘭探望神父,我首次向他告解。對着自己尊敬的人坦白認罪,需要莫大的勇氣。
如果找一個不相識的神父告解,那會較易開口,但我想,告解的難度愈大,改過的決心也愈大。
告解是聖事,有特定的程序。糟了!程序我已忘掉,立刻在修會上網尋找,深感尷尬,「臨急抱佛腳」就是這個意思。
告解以英語進行,我向神父告罪,神父給予教導和補贖,然後着我念一遍《痛悔經》。我於是拿出「貓紙」照着讀,神父說:「念中文版本亦可。」我加倍難堪,並老實告訴神父,無論中英文版本,我都沒有記牢。神父沒有表情,但心堨畢b嘆息。
告解的效果,是內心潔淨,非筆墨能描繪,大概像在碧空如洗的早晨,看見一片白皚皚的雪地,感到無限美麗,不想把它沾污。
晚餐時我低聲問神父:「是否很失望?」
「為甚麼失望?」神父反問。
「剛才讓你知道,」我回答:「我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好。」
神父以深邃的目光看着我,道:「活到這個年紀,再沒有甚麼可以令我失望。」

20/02/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老 了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危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