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 別

一個中學校友突然離世。農曆正月,我走到靈堂悼念。
他和我同級,但不同班。人與人的交往很玄,我們天天在同一所學校,卻總擦身而過,他喜歡足球,我喜歡網球;他念文科,我念理科;他做空童軍,我做陸童軍……我知道他的存在,他也知道我的存在,就是沒有機會交往。
中一那年,他已長得高大,有點胖,但從不恃着身型欺凌別人,反而因為性格善良,大家都叫他「肥炳」。畢業後,我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根本沒有一個「炳」字。
靈堂內,我為他禱告,求天父接納他的靈魂。又向他的太太說了些安慰的話,希望她和兩個兒子能堅強地生活。
我坐下來,小心閱讀整部紀念冊,內裏收錄了三十多位親友的心底話。我對肥炳的認識,增加了。
肥炳有很多朋友,非泛泛之交,而是知己,不少人視他為最好的朋友。念大學時,他會和同學一起到新疆流浪,躺在天池旁的山坡仰望繁星。畢業後,他會駕着黃色小汽車,載朋友到郊外燒烤。
單看家庭照片,便可肯定肥炳是個好爸爸。他常鼓勵未有孩子的朋友早生孩子,他十分享受做父親的喜悅。
他的一個下屬在紀念冊寫上:「當我因前任老闆而差點得到抑鬱症時,你的出現,像沙漠中的綠洲。你是最好的老闆。」
一個這麼可愛的人,我居然錯過了跟他交朋友,真可惜。
肥炳,我還是樂觀的。期望他朝在一個更美好的國度,我們重逢,先喝杯啤酒,然後你教我打高爾夫球,好嗎?

04/03/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心平氣和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應否減學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