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能有限

公立醫院爆發醫生離職潮,我既同情前線醫生,也同情醫管局高層,雙方坐在同一條船,撐得很辛苦。
回想自己完成實習後,駐守急症室一年,便轉到我最渴望的內科。
在內科部上班,一星期工作七天,一年做足三百六十五日。平均每五天值夜班一次;值夜班的意思是今天早上九時開工,明天下午五時放工。那三十二小時內,心情起起伏伏,焦急、緊張、沮喪、自我安慰、抖擻精神……
我曾對上司說:「一星期工作七天,身心疲累。」
上司回答:「星期六或日若不用值班,只幹半天,算是假期了。」他不是說風涼話,因為他也是天天工作。
每個人的資質不同,我是那類長期睡眠不足便會出錯的醫生。
某天,在病房搏鬥至凌晨一時許,才去宿舍躺躺,二時又被召回病房。三時許躺下來,四時再遭傳呼機吵醒。打電話問病房有何事,護士回答:「沒有事。會不會是你做夢,以為我們找你?」
「也有可能,」我喃喃自語:「但我怎知此刻的對話不是夢境?」
「很容易分辨,」護士說:「一個籠子放了雞和兔,合共二十個頭,六十四條腿。那麼,籠中有多少隻雞和兔?」
我拿起筆計算,然後作答:「八隻雞和十二隻兔。」
「全中!」護士說:「如果你在夢中,怎能算出答案?」
「那麼你們真的沒有找我?」我仍不放心。
「沒有。」護士的語調充滿憐惜。
我倒頭再睡,心裏不期然地想:「雞和兔為甚麼會放在同一籠子呢?」
三年後,我確定自己體能有限,不得不離開我深愛的內科。

06/03/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名校應否減學額?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不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