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 應

電視報導拉登被美軍擊斃,鏡頭一轉,是美國人上街慶祝,齊聲大叫「 USA」。
我深深地嘆一口氣。
我為自己的自然反應感到出奇。為甚麼嘆氣呢?頭號恐怖分子死掉,是好事吧。
次天早晨,聽一個以嬉笑怒罵為風格的電台節目,他們正談論拉登被殺的新聞。那位女主持不停地咭咭笑,我心裏不舒服,關掉收音機。
我開始明白自己的反應。
在美國人眼中,甚至大部分世人眼中,拉登是個壞人,曾發動恐怖襲擊令許多平民百姓喪生。為了防止他進一步作惡,殺死他是其中一個辦法。
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呢?應該有的,例如把他生擒,判終身監禁。
有人會說:「血債血償很公道啊!」
如果血債真的可以血償,世界和平早應出現了。歷史告訴我們,追求血債血償,只會換來更多鮮血。
誰沒有做過錯事?人人都有陰暗的一面,只是程度上的差異。我不認為,一個人有權把另一個人處死。處死一個罪人,是滅絕他在生時悔過和補贖的機會。我是強烈反對死刑的。
報章說,美軍捕捉拉登,拉登反抗,美軍唯有把他殺掉。問題是,當知道有人被子彈打破頭顱時,我們是否應該歡呼叫好,又或哈哈大笑呢?死者也有妻子,也有兒女,對着傷心的家屬,笑聲顯得太冷酷。
願仁慈的造物主接納每一個亡靈,儘管淨煉的時間或長或短。

07/05/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織毛衣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