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調解員

P醫生開業,我前去道賀。診所設計新穎,但仔細看,便察覺包含了風水陣。
我明知故問:「窗邊的銅牛有甚麼作用?」
「沒有甚麼作用,覺得它精緻吧了。」 P醫生道。
「牆上的萬馬奔騰圖,又是甚麼意思?」我再問。
「那是……那是裝飾。」 P醫生期期艾艾地說。
我住口,沒有追問沙發背的地面為甚麼有隻木造小烏龜。
遇過不少人,心裏明明信風水,卻又不肯公開承認,怕被認為迷信。他們的生活真不容易。
小時候住在荃灣,有兩伙鄰居經常吵架。一天清晨,婦人甲大罵婦人乙:「你在門口掛黑鍋對着我,是不是想黑死我?你好狠毒呀!」
婦人乙反駁:「是你先在門口掛三叉,叉到我老公腰痠背痛。黑鍋用來抵擋邪氣,是自衞。」
兩個女人罵了半天,沒有和解跡象。那時我十四歲,敢作敢為,走去當調解員。
「大家可否都把風水物除去?」我問。
「不可以!」兩人異口同聲,比合唱團更合拍。
「其實哪一件風水物殺氣較大?」我又問。
婦人甲說對方的黑鍋殺氣較大,婦人乙則說對方的三叉更厲害。兩人都認為自己處於下風。
有辦法了。我提議:「你們把風水物交換來掛,不就解決了嗎?」
兩人照做,從此天下太平。

14/05/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孝順的兒女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生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