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笛的進度

學長笛剛滿一年。住在愛爾蘭的神父問進展如何,我回答:「正以龜速進步,但不氣餒,且充滿希望。」
「有甚麼希望?」神父問。
「我信永生,」我說:「若以現時速度一直進步,總有一天,達到職業水準,可以在天堂向天主獻曲。」
神父是個百折不撓的人,他的學生不相伯仲。
學習長笛,有助自我了解。我的肺容量比正常人小一點,吹長笛構成障礙嗎?如果懂得運氣,再配合適當嘴形,不是問題。
我的節奏感薄弱,是一大困難。重複練習,走路時踏一步作一拍,口中數着「橙、蘋果、哈密瓜、士多啤梨」,來感受全音符、二分、三分和四分音符,效果不錯。路人聽了,都以為我趕着去市場買水果。
長笛老師讚我的手指靈活,可惜讀譜太慢。五線譜其實不比醫科書複雜,為甚麼讀譜緩慢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對着一顆「豆豉」,我先用腦想一想,噢,這是「高音 E」,然後把訊息轉化為指法,運氣吹出來,接着才看下一顆「豆豉」。
老師叫我把數顆「豆豉」當作一組,一看就是一組的看。我卻練不成。
打電話問一個擅長管樂的親戚,尋求第二專業意見。她耐心地聽完陳述,提出好些辦法。
「都試過了,但不成功。」我不服氣地問:「為甚麼我讀譜那麼慢?」
「真的想知道答案嗎?」她反問。
「快說。」我催促。
「因為你已過了學習年齡。」她直道。
現實總教人傷感!

02/07/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禮 物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