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師

當飛機師是許多男孩的夢想,少年三叔也這麼想過。
日本侵華時,三叔住在內地。中國軍隊招募新丁,年僅十二歲的三叔應徵,表示希望加入空軍。軍官瞄瞄矮小的三叔,道:「空軍的廚房有空缺,你來幫手做飯吧。」
三叔估計,從廚房工人晉升至戰鬥機師,機會渺茫,他便沒有參軍。
不知是否受了三叔的影響,我也想過駕駛飛機。大學畢業後,認真地搜集資料,還打電話到飛行學校,詢問練習駕駛飛機前,要不要先學會跳傘。醫生習慣為任何事情作最壞打算。
正式報名前兩天,我跟朋友到郊外玩遙控直升機。朋友示範了一會兒,大方地讓我試試,不消半分鐘,直升機變成直墜機,斷成三截。
「我撞毀了七架,才有今天的水準。」朋友說。
我豈不是要死七次才能學會駕飛機?生命誠可貴,即打消了當飛機師的念頭。
上個周末,三叔和我喝啤酒,慨嘆空有夢想。
「天賦各有不同,不能勉強。」我安慰三叔,並說了一個故事。
金髮美女買了一架直升機。第一次獨自飛行,升到五百呎,表現正常。升到一千呎,機身穩定。升到二千呎,旋翼忽然停頓,直升機墮進樹林,金髮美女大難不死。
教練跑去問金髮美女發生了甚麼事,她撥一撥頭髮,回答道:「本來一切順利,可惜忘了穿外套。飛到二千呎上空,覺得有點冷,我便關掉頭頂那把大風扇。」

20/08/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逃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忘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