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偉來看醫生,母親坐在旁邊。
「哪裏不適?」我問。
家偉二十歲,頭髮以定型劑弄至「怒髮衝冠」的模樣。他一邊低頭看武俠漫畫,一邊回答:「沒有不舒服,是她逼我來的。」
母親想反駁,我估計他們需要的不是診症,而是輔導。我叫家偉到外面坐坐,打算先跟母親談談。
母親說家偉的前額長了痤瘡,我剛才也看見,但情況輕微。我讓她繼續說下去。
「唉!我真的不會教他。」她慨嘆。
家偉中五畢業,過去三年,轉換工作十五次;最長的一份,做了四個半月。
「我不在意他的收入多寡,」母親說:「最令我擔心的,是態度;用他們的術語,每份工作都是『 hea做』,總之月尾收到薪金就是了。」
我請家偉進來,母親移到較後位置,不在他的視線範圍。家偉似乎看完了漫畫,有空跟我說話。
「一天中,只計算清醒的時間,工作佔了百分幾?」我問家偉。
「大約一半。」他答道。
「若把人生比作書,你希望自己的書,是一部怎樣的書?」我又問。
「色彩豐富,像漫畫。」他興奮地說。
「很好。」我微笑道:「可是,如果工作不認真,你那部書,將有一半是模糊不清。」
家偉靜了下來,似在思索我的話。
一位智者曾說:「人生是一部書,愚笨者草草翻過,聰明人細心閱讀。為何以此區別?因為這部特別的書,我們只准讀一次。」

02/10/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守財奴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多問多收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