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樂場

讀者的母親因病去世,她們的關係密切。喪母後,讀者的情緒大受影響,需要服藥方能入睡。她問:「怎樣才可以撥開陰霾?」
喪親的確難受。零八年父親去世,我傷心了一段日子,但我知道父親並不希望我沉溺在哀痛中,我於是告訴自己:「遠離悲傷。」
人若是願意,就可以走出幽谷,不是想像中那般困難。
具體上我做了甚麼?我如常上班,如常吃飯,如常休息。當一個人靜下來,難免想念父親,我沒有逃避思念,但會主動回憶昔日美好片斷。
父親去世前一年,有天我問他:「我作為兒子,你給我多少分?父親想了想,道:「九十。」
「哇!」我歡呼:「原來那麼高,真開心!」
父親嘗試引導:「為何你不追問是甚麼原因少了十分?」
「你曾教我做人應知足,」我說:「九十分很好了,不一定要拿一百。」
「不思進取。」父親嘀咕。
「你作為父親,如果我打分,你知道會是多少嗎?」我反問。
「多少?」父親一臉好奇。
「八十八。」我答道。
父親顯然不滿意評分,跟我辯論了好一會兒,最後他大嚷:「我要上訴!」
說完了,大家哈哈笑,我們都想不出哪裏有上訴機制。
回憶,可以是溫馨的。
想念已亡的親人,我的心情就像離開遊樂場,捨不得,但快樂。

15/10/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誰創造了造物主?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正面思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