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 酒

三叔久不久會和老朋友光叔喝酒,並邀請我參加。
周末晚上,我們圍坐在三叔家中,開了一瓶法國紅酒,唱機播放着 James Galway的長笛音樂。
「其實我不大喝酒的,」我問:「為甚麼每次都找我來?」
「就是因為你不大喝,」三叔壓低聲音說:「我們才找你。如果兩個人喝兩瓶,你三嬸會罵;三個人喝兩瓶,她就不出聲。」
三叔聰明得接近狡猾。
三叔好酒,但很有分寸,不會天天喝,最頻密也只是一星期一次。我從沒有見過他大醉。
「我當酒精的主人,酒精才可愛;若成了酒精的奴隸,酒精便是大魔頭。」三叔不只一次這樣說。
我的酒量淺,喝了四分一杯,便變得輕飄飄,抑壓消除,說話開始不經大腦,引得三叔和光叔哈哈笑。
「如果你喝點酒才寫稿,必定更幽默。」三叔提議。
「真的嗎?」我認真地問。
他們又是哈哈哈。
光叔憶述以往喝酒的經歷。年青時,光叔在一家洋行當文員。某年生日,朋友們為他慶祝,大家都喝得很醉;次天上班,光叔遲到了。
經理問光叔遲到的原因,光叔期期艾艾,好像還沒有清醒。
經理嘆道:「如果你少喝幾杯,以你的才智,現在可能是部門主任了。」
光叔老實回應:「可是只要喝一杯,我就覺得自己是公司董事長。」

23/10/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長 壽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兩 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