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 禮

這天和老師吃晚餐。師母去世多年,沒有孩子,老師問我將來可否為他料理身後事。
「哎呀!」我假裝抱怨:「我只是來吃飯,為何要我負上如此重大責任?」
「最多從今天起,每季請你吃一頓晚餐,地點隨你選。」老師利誘。
老師的身體硬朗,我估計可以吃很多頓免費晚餐,遂欣然答應。
「打算採用哪種葬禮?」我直問。
「有甚麼提議?」
「火葬較簡單。」我喜歡容易的工作。
「不好,」老師搖頭道:「火葬不環保;有血有肉的身軀一下子變成二氧化碳和灰燼,其實很浪費。」
「浪費?」我不明白老師的意思。
「棄屍荒野較具成本效益,」老師說:「我死後,讓野生動物吃,牠們吃飽了,便會繁殖,成為人類的食糧。」
忽然想起一個問題,便道:「在香港,吃人屍是犯法的。如果我故意讓野豬吃你的屍體,然後我去吃野豬,那就沒問題。是不是好奇怪?」
老師思考良久,也想不出合理解釋。
「西藏有天葬,」我說:「飛鳥吃掉亡者的身軀,但如果看着你被飛鳥啄食,我會很心痛。」
「到時候,」老師道:「你放一根木棒在我身旁,飛鳥來襲,我可以揮棒驅趕。」
「那時你已死了,沒有知覺,怎能揮棒?」我提醒他。
「既然沒有知覺,」老師笑說:「鳥獸來吃我,又何妨?」

29/10/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兩 面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呱呱落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