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 限

一個讀者在電郵中說:「看你的文章,知道你正在學長笛。我吹了長笛九年,兩年前成功考取演奏級文憑。過去一年,我不斷練習,希望進步,可惜技巧停滯不前,很是苦惱。我是否到了極限?區醫生,你能給我一點意見嗎?」
我不懂反應,情況就像一隻白兔對烏龜說:「我日練夜練,跑一百公尺最快也要五點一秒,無法進步,真苦惱!烏龜啊烏龜,你能給我一點意見嗎?」烏龜可以怎樣回答?
我學了長笛一年多,每個月仍在繳交最初級的學費。我每天練習大半小時,有沒有進步?有是有的,但很慢。
對於讀者的提問,我徵詢三叔,他比我聰明。
三叔呵呵笑道:「知道自己的極限,並能欣然接受的,才是真正的智者。」
經三叔那麼一說,我也算是智者。自問讀書成績不錯,應該不太蠢,但打麻將總是輸的。曾請教一些麻將高手,他們教了我許多秘訣,我卻學不會。我能接受自己的極限,甚至為此高興,因為我每次打麻將,其他三人都會笑得很開心;朋友開心,我也開心。
我以三叔的話回覆讀者,讀者還是不滿意,追問:「你努力練習長笛求進步,一朝發覺到達極限,真的可以快樂嗎?」
看來這個讀者對自己要求甚高,我只好如實作答:「我的長笛進展超級緩慢,估計未來三十年,都不會到達極限,所以沒有你的煩惱。」
原來烏龜也有牠的樂趣。 

06/11/2011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走向公義的一步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成功爭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