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 談

中午,打電話給三叔,約他吃飯。
「上班的日子,你怎會有空?」三叔出奇地問。
「農曆正月,有些人怕不吉利,不大願意看醫生,所以醫生比較清閒。」我如實道。
一時許,三叔和我坐在餐廳,點菜後,我問:「有沒有排隊買紀念鈔?」
為慶祝中國銀行成立一百周年,中銀香港推出面額一百元的紀念鈔,單鈔每張賣一百五十元,共一百一十萬張。聽說一轉手,每張可賺六、七百元。
「要在街上睡通宵才能買到。」三叔道:「這把年紀,很容易猝死。」
忽發奇想,三叔的「粉絲」其實也不少,如果三叔在一百歲生日那天,我為他出版一部《三叔傳》,限量一千本,會不會也有人炒賣呢?
「通宵排隊買紀念鈔,是一種投資行為。大家預期紀念鈔的前景亮麗,於是一窩蜂爭着要。假設有一半單鈔在市場上流通,即五十五萬張,真的有那麼多人接貨嗎?產品價格可升可跌,不一定賺錢。」三叔的分析,有如報章財經版的專家。
「你怎樣看特首選情?」我轉換話題。
「很精采,」三叔答道:「比電視連續劇更有趣。」
「特首這份工作,若從經濟學的角度去理解,應該不算吸引。」我說。
「何出此言?」三叔問。
「如果做特首是優差,」我問:「為甚麼香港小姐有三十個候選人,香港特首只有三個候選人?」

19/02/2012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等 待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看 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