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 嗽

十天前,患上呼吸道感染,微燒維持了半天便退卻。可是我的鼻和喉嚨一向敏感,每次上呼吸道感染,總要咳嗽數星期才可復元。這次也不例外。
診症的時候,這一秒還好好的,下一秒喉嚨奇癢無比,引致連續咳嗽。咳完了,沙着嗓子,向病人解釋那是敏感咳嗽,不會傳染他人。
病人很有心,他們向我介紹各種止咳妙方。理性分析,若沒有雙盲對照的藥物測試,是不能分辨哪一張藥方具真實療效的。
母親提議:「試試八仙果,再吃川貝枇杷膏。」
連吃兩天,問母親再要。她喜問:「是不是很見效?」
「沒有效,」我答道:「但好吃。」
這類敏感性乾咳,最困擾的,是晚上把人從睡夢中弄醒。雖然很快便再入睡,但睡眠質素下降,白天易感疲累。
中午,碰見一個舊同學,念書的時候,他的成績極佳,現在是內科醫生。我把病情告訴他,他花了十分鐘,給我溫習各種可用藥物的好處和副作用。
我終於明白部份病人的心理。原來身體不適時,你不用講解多個治療方案,你替我挑選吧!
「這種咳嗽,」他托一托金絲眼鏡,認真地道:「如果沒有咳死,可自動痊癒,因此不用服藥。」
咳!咳!咳!
任何事情,總有好的一面;這是我一貫的想法。咳嗽有甚麼好呢?
晚上我依然吹長笛。夜深,月光下,幽怨的長笛聲夾雜着咳嗽,份外淒美。如果作街頭表演,定可獲雙糧。

19/04/2012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堅毅的婆婆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外貌年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