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求

每天,六齊兄和我陪神父在護老院吃午餐和晚餐,一連四天。
一個護士問:「你們從香港來愛爾蘭,還有其他事情要辦嗎?」
「沒有,」我搖搖頭道:「此行只為探望神父。」
她頗意外,對神父說:「你的學生真好。」
我更正:「是神父真好。」
神父笑了。
神父跟我們無所不談。我問:「有沒有擔心死前很辛苦?」
「何必為還沒有發生的事情擔心?」神父平靜地道。
說的也是。我們常常擔心許多事情,回頭看,真正出現的,佔極少數。
「你在這裏欠缺甚麼?」六齊兄問。房間內只有少許私人物品。
神父先說沒有,想了想,才道:「欠兩雙襪子吧。」
「你穿甚麼襪子?」我打算買給他。
「棉質,十二號或以上,深灰色,薄身,襪頭不要太緊。」神父平日很容易滿足,原來對生活也有要求的。
午餐後,六齊兄和我在市中心找襪子。問了幾個路人和一個警察,他們都奇怪為何中國遊客有興趣在都柏林買襪子。
到了道別的一天,六齊兄坐早上的飛機,我坐黃昏的。吃過午餐,我對神父說:「謝謝你給予我的一切。」
「我做了甚麼呢?」神父道:「在香港時,你為我治病;現在又來看我。我不知怎樣報答你。」
我不用細想,便作出正式要求:「當你在天國時,請你紀念我。」
神父微微一笑,道:「上主保佑。」

10/05/2012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多見幾面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踢足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