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在我心

周末,和家人去澳門遊玩,剛巧碰着大賽車,所有道路都擠塞,單是從碼頭去酒店,已花掉一個多小時,晚飯就不外出吃了,留在酒店吃火鍋。
那家菜館採取一人一爐模式,我們一行八人,來了八鍋,有人叫清湯底,有人叫日式辣湯底,我以往沒吃過粥底,於是點了。
爐火猛烈,粥很快便沸騰,我把食物放進去,哎呀!慘被彈出來的熱粥打中手腕,連忙以白開水降溫,但手腕還是紅了一片。
大家七嘴八舌提議。
「用醬油塗傷口,可加速癒合。」
「用麻油較滋潤。」
「用紅醋才殺菌。」
我忍不住說:「你們好像在配製火鍋調味料。」
母親執着我的手腕檢查,憂心地道:「燙傷脈門,很難痊癒。」
雖然有些痛,但我十分享受母親的目光,是憐惜,是關懷,也是慈愛。
我客觀地分析:「燒傷分三級,第三級最嚴重。我的傷屬第一級,佔全身皮膚0.02%,很大機會存活。」
眾人笑了,但母親沒有笑,她好像很痛。
多年前,母親對我說:「我極少打孩子,因為打你們時,我比你們更痛。」
當時以為母親誇張,但現在看見她的表情,我信了。

23/11/2012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催生的方法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突然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