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髮記

農曆新年前,我必定剪頭髮。為甚麼會那樣做?可能是受了先父的影響,他九十多歲時,其實已沒有多少根頭髮,但過年前,總堅持上理髮店。
我一星期工作六天,只能在星期天剪髮。新年前最後一個星期天,節目排得滿滿的,唯一空檔是早上九時半前,我於是一早起床,跑到理髮店,希望做第一個顧客。
可惜早起的不只是我,相熟的髮型師正在為一個小童服務,我問要等多久,他說還有三個預約了的客人。
怎麼辦呢?我展露一副蠻可憐的表情,低聲說:「我坐在這裏等一等,如果預約了的顧客遲到,麻煩你給我剪吧。」
髮型師心腸軟,他點點頭。
小童剪完了,預約了的客人卻也來到,髮型師問她要不要洗頭,她答要,我大喜,髮型師好像也鬆一口氣。負責洗頭的職員招呼她,髮型師利用這八分鐘空檔,超快地給我剪完。
「對不起,今天比較粗。」髮型師說的「粗」,是指刀法不及平日那麼細緻;一般情況下,他要花二十分鐘。
我對着鏡子看了又看,也看不出跟平日有何分別。我十分滿意。
忽然想到我為病人診症,有時花二十分鐘,有時花十分鐘,其實病人是否在意我用多少時間呢?曾有一位拄着手杖的老婆婆對我說:「區醫生,你不用講解那麼多,給我開藥就是了,我趕時間。」

07/02/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智能家居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推理小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