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易明白

一位大學講師來看我,診症完畢,她說:「區醫生,你知不知道自己有一個優點?」
「甚麼?」
「你說的話很容易明白,」她答道:「你適合教書。」
我告訴她,小時的志願是當中學老師,即使到了現在,仍有這個念頭。
以往上課時,我特別留意出色的老師是怎樣教書,又會研究表達能力欠佳的老師,問題出在哪裏,漸漸我便掌握傳授知識的技巧。現在做醫生,這種技巧還是管用的;向病人講解病情,和教書相似。
老師因材施教,醫生也一樣;十個病人有相同的疾病,你不能對每人說相同的話,必須按各人的吸收能力,調整內容。
多數病人喜歡直接的答案,但偶有思路與別不同的人,不滿足於直接答案,我得依着他的思考方式,讓他明白。
這天,一個擁有博士學位的病人問:「有沒有可能我是患上一種還未被醫學界發現的疾病?」
若答不可能,他必定不滿意。我於是說:「有可能,但機會極微。」
「機會極微,也是有機會呀!可否化驗出來?」他要求。
他期望我化驗出一種還未被發現的疾病!我想了想,作出理性的建議:「世上有多少種疾病,我沒有算過,先假設是一萬種吧。我們可以逐一檢查你有沒有這一萬種疾病,如果都排除了,就證實你是患上第一萬零一種疾病。」

24/05/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為甚麼要活着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她的母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