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計程車司機

晚飯後,在西門町逛了一會兒,我感到有點累,和兩個舊同學先回酒店,其他人繼續看街頭表演。
跳上計程車,道出酒店名稱,司機微笑問:「你們去了哪兒玩?」
我如實回答:「野柳和朱銘美術館。」
「要不要感受一下台北的夜生活?」司機又問。
也許我真的太疲倦,竟然聽不明白。我看看手表,說:「晚上十一時,大部份商店都關了門,還有甚麼生活?」
「是夜生活啊!」司機的微笑,變得曖昧。
舊同學用腳踢踢我,我總算會意。
司機這麼想,也難怪,三個大男人,晚上十一時還在鬧市,應該是有所圖謀吧。
我不想令氣氛太僵,回答道:「現在不需要。」
司機很有毅力,追問:「明天呢?」
我沒有回答,卻反問:「你看我們是不是正派的人?」
司機在交通燈前把車停下來,打量我們,然後說:「很正派。」
「你還要叫我們去召妓?」我說得直接。
「正派的人,也會召妓呀!」司機也回答得直接。

11/07/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閒蕩野柳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心中陽光燦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