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褲

很久沒有穿牛仔褲,嫌它又硬又厚又熱。上星期,我走進一家牛仔褲專門店,才知道現今的質料改良了不少,有些既薄且軟,於是買了一條。
穿起新褲,問母親:「好看嗎?」
母親看了看,反問:「為甚麼買二手舊褲?」
「這是全新的!」我提高嗓子道:「現在的牛仔褲都加了工,聽說是用細沙打磨。」
「為甚麼要買一條像舊褲的新褲?」母親還是不理解。
說實話,我並不想買一條經過加工的牛仔褲,我寧願它是原來的深藍色,然後讓我把它穿舊。
牛仔褲展示人的履歷,上山下海日曬雨淋,每個痕跡都有故事。穿一條看起來殘舊的新褲,有點像向老闆遞交一份虛假的個人履歷。
那年,你和我一起遠足,走了好幾小時,汗流浹背。你走在前,我在後,忽然你踏個空,失去平衡,我立刻抱着你,然後一起跌倒地上。我的右膝卻被尖石割傷了,牛仔褲也破了,幸好你無恙。我很痛,但享受近距離欣賞你那副擔憂的表情。
多年後,我們竟在泰國的海灘碰面,你的目光落在我膝蓋上的疤痕,我笑了笑,道:「謝謝你當年為我縫補牛仔褲。」
看着你拖着孩子的背影,我用手搓搓疤痕,無怨無悔。

18/07/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再說台北計程車司機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你會怎樣選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