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十字會不算有錯

上星期寫了《捐血二十三條的矛盾》,談論男同性戀者被拒捐血一事。我在文章中提出了兩個疑問,紅十字會沒有回覆,卻收到許多讀者電郵。
讀者中,有支持紅十字會的,也有反對的。大多數讀者的措詞相當強烈,接近動怒。我常常說,氣憤時,眼睛和耳朵會被蒙蔽,不容易討論問題。
按統計數字,總的來說,男同性戀者比異性戀者感染愛滋病毒的機會確是較高,因此紅十字會拒絕男同性戀者捐血,不算有錯,但我認為,紅十字會在辨別高危人士的過程中,可以做得更細緻,更準確地找出哪些屬真正的高危,哪些屬安全。
舉個例子,一個男同性戀者,在過去十二個月不曾性交,他捐的血液,若能通過正常的化驗程序,應該比一個過着活躍性生活的異性戀者更安全吧。紅十字會是基於甚麼理據,拒絕前者而接受後者的血液呢?
有人擔心,如果男同性戀者明明有活躍性生活,但謊稱過去十二個月沒有性交,那怎麼辦?這是過分擔心,因為若要說謊,他一開始便不會表明自己是同性戀者。
另一讀者提出:「男同性戀者被拒捐血,沒有任何損失,他們吵甚麼?」
損失,不一定是物質。打個誇張的比喻,一個善心的伊拉克人申請做義工,慈善團體說:「伊拉克人是恐怖分子的機會率,較香港華人是恐怖分子的機會率高,所以我們不會接受伊拉克人做義工。你被拒做義工,沒有任何損失。」如果你是那個伊拉克人,會有甚麼感想?

31/07/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死纏爛打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精打細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