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奇難雜症

大學畢業後,我在公立醫院當實習醫生,那一年,永遠難忘。白天的醫院,尚算正常,可是到了晚上,奇難雜症便湧現。
某天是我當值,早上八時開工,一直做到凌晨二時,病房總算安靜下來,我回宿舍躺一躺,才睡了十分鐘,傳呼機響起。跑回病房,但見一個老婆婆坐在床邊,不斷嘆氣。
我問她是否不適,她答道:「去廁所大便,排不出。」
我跟她一同嘆氣,並問:「凌晨二時十五分,為甚麼你要去大便?」
「這是我第一次入醫院,」老婆婆道:「睡不着。無事可做,於是去大便,但不成功。」
「其實你是想睡覺,還是想大便?」我疲倦得有點混亂。
她卻給我一個更混亂的答案:「其實我是想出院。」
我花了二十分鐘,安頓好老婆婆,又走回宿舍。一睡着,傳呼機便響,凌晨三時正。
病房來了一個新症,是個老伯伯,由女兒陪同。老伯伯看來十分精神。
「他哪裏不適?」我問女兒。
「他在家裏笑個不停,」女兒說:「不知出了甚麼毛病。」
我瞄瞄老伯伯,道:「他現在沒有笑啊!」
「雖然他現在沒有笑,但剛才笑得很厲害。醫生,請你替他驗驗血,查一查有沒有病。」女兒很憂心。
「好的。」我點頭說,心裏猶豫要不要叫病人的女兒也驗驗。

09/08/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他的一生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鐵甲萬能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