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 備

三嬸的舊同事突然離世。三叔、三嬸和我出席完喪禮,一起吃晚飯。
「人生無常,」三嬸感慨地道:「上個月她才和我喝下午茶,計劃同遊黃山。」
我輕拍三嬸的手,讓她繼續抒發情緒。
「樂民,」三嬸說:「如果我死了,你記得在我的棺木內放幾套衣服,以便替換。」
我未及回答,三叔便搶着問:「要不要同時放些你平日服食的血壓丸?」
「人死了,不用吃血壓丸吧?」三嬸顰眉。
「人死了,為甚麼要穿服呢?」三叔反問。
「做鬼也要穿衣服,否則很失禮。」三嬸正色道。
「你見過鬼嗎?」三叔問。
三嬸搖搖頭。三叔續說:「你沒有見過鬼,即有兩個可能:一是根本沒有鬼,所以把衣服放進棺木是多餘的;另一可能是真的有鬼,但鬼是隱形的,不用穿衣服。」
三嬸惱了,對我說:「不用理會他,我是認真的。」
三叔抗議:「我也是認真啊!」
三嬸不作聲,三叔投降,和聲道:「就依你囑咐,放些衣服進棺木。」
三嬸的面容稍稍緩和,三叔又問:「有了衣服,要不要準備洗衣粉和衣物柔順劑?」
三嬸瞪着他。三叔一臉無辜地問:「我又說錯了甚麼?」
我假裝聽不見,叫侍者速速結帳。

16/08/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粗暴是否一定錯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大師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