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痛之苦

中秋節那天,下班時,背部開始疼痛,這樣無緣無故的背痛,是生平第一次。
休息一下,應該會好吧,我告訴自己。
晚上睡覺,一轉身便痛醒,腦袋的診症功能自動開啟。會不會是「生蛇」呢?不會,因為左右兩邊都痛,「生蛇」很少對稱。
會不會是脊骨退化,壓着坐骨神經呢?不會,因為痛楚只在下背,沒有蔓延至下肢。
結論是肌肉或韌帶發炎。
忽然鼻敏感來襲,打噴嚏時,頭往前衝,哎呀!背痛得眼淚直流。每趟鼻敏感發作,總要打十多個噴嚏,每一個,都如刀割。
早上起床,背僵直了。幸好是假期,不用上班。打電郵向醫學院的退休教授訴苦。
教授很快便回覆:「四十歲左右,我患上急性背痛,每年發作一次,每次維持一個多星期。我於是留意自己的坐姿,不再戰鬥格的前傾;床褥換了一張較硬的,以增加承托力,過鬆軟的沙發也丟掉了;又找物理治療師教我一套背部運動,加強背肌的力量。」
教授又說,下次我探訪他時,他可以示範怎樣做背部運動。我聽了,好生感激。
「後來,你的急性背痛是否痊癒了?」我問教授。
「問得好,」八十多歲的教授笑着回答道:「每年一次的急性背痛沒有了,但變成慢性背痛,現在天天都痛。」

26/09/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勇敢的教宗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十件打風時要做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