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 道

一位神父的口才極好,講道時總恰到好處,教友獲益良多,神父深受歡迎。
一些熱心教友經常追隨左右,神父偶然在另一聖堂開彌撒,教友也緊貼他的行程。
上星期,神父抱恙,來到我的診所。我寫完藥方,跟他閒聊一會兒,神父說:「我並不喜歡教友過份追隨某個神父。」
「為甚麼?」我還以為他會享受這種成功感。
「信仰的核心,」神父解釋:「是神,不是某個人。若太依賴某個牧者,當牧者有甚麼行差踏錯時,教友的信仰便容易崩潰。」
「你放心吧!」我微笑道:「如果你行差踏錯,我的信仰是不會崩潰的。」
神父瞪了我一眼。
我收起頑皮的臉孔,跟神父分享一則頗有意思的故事。
大師日漸衰老,弟子們開始憂心。大師說:「如果我不走,你們怎能看見真理?」
「你和我們在一起時,你常常對我們講述真理。」一個弟子說。
「我講述,是一回事;你們能否看見,是另一回事。」大師道。
弟子們不明白。
當大師的死期臨近,弟子們問:「你走了以後,我們還可以看見甚麼?」
大師祥和地說:「以往,你們看見我坐在河邊為你們汲水;我走了,你們才會看見那條河本身。」

06/11/2013  By Dr. Au Lok Man

撰文:區樂民醫生    摘錄自:蘋果日報

[email protected]

← 孤單的商人

╭☆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

交 流 →